二十一点的玩法:入夜后救援持续!

文章来源:楓林網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13日 14:24  阅读:8448  【字号:  】

刚一放学,我就急忙找我的好朋友王珺珂和李安欣一起去辅导班上课。因为我们离辅导班有一段路要走,我们就在路上有说有笑地走着,玩着,突然发现有一大群人围在那里,不知道在干什么,我就很好奇地挤了进去,发现有一辆汽车停在路上,旁边地上躺一位老奶奶,但是周围那么多人,却没有一个人上去把老奶奶扶起来,令人更吃惊地是那位司机,也像个没事人一样,还一直按喇叭,我问了问周围的人,他们却说这会不会是他们联合起来骗人的,不然司机为什么这么狠心呀,听了他们说的这些话,我感觉说得也有道理。但是为什么要这样呢?正心里疑惑着,那个司机终于肯下车了,我还以为会把那么奶奶扶起来呢,哎!可能我多想了,那个司机大声地对那个老奶奶说:快点,让开!别耽误我走路!那个老奶奶有气无力地说:你怎么能这样,我不是不想走,可我的腿很疼,站不起来呀!我看着老奶奶那可怜的眼神,不由自主地抬手想去扶时,一位年轻立壮的叔叔走到司机面前说:你撞倒老人,应该带老人去医院拍拍片子,看看是不是有问题?那位司机恶声恶气地说:她是在讹人,根本都没事!你看到她哪有伤?好心的叔叔一直在劝那位司机带老奶奶去看病,商量半天一直没有结果。最后那位叔叔走到老奶奶的面前说:这位大娘,来我把您送医院去检查一下,看看有没有事。说着那个叔叔把才奶奶扶上了自己的电动车,带她去医院检查去了。

二十一点的玩法

坐在窗前,夕阳的余晖恰好穿过窗缝,就那样金色的,尽数的洒在我眼前,一如当时的你的笑,暖暖的。 风轻轻的拂过你的长发,你只是静静的看着,听着,并感受着。我双手托着下巴,默然盯着安静的不像话的你。这个学期是个新的开始,我们坐到了一起,于是就成了同桌。 我们同样是14岁的年纪,一样可爱的女孩,脸上本该是稚气未脱的,但你总是一副老大成熟的样子。偶尔望着远处发呆,眼里存着满满希冀的光。我很想问你点什么,对你有着莫大的好奇。多希望你周边的气息不要像一条悲伤的河,整日绕着你。 终于,你的表情在那个下午产生了变化。这天放学,校门口熙熙攘攘的,拥挤的人流,把你瘦弱的身子挤压的更是瘪了。我清楚的看见,你雪白雪白的裙摆正随着风在飘舞,一抹流光暗自从我眼中掠过。你尤为淡定的在那里站着,等着你的家人,不慌不忙,从容镇定,我偷偷留意着你。突然,一个看上去已年迈的身影,慢慢的走过来,这样更近的看,沧桑的面容更衬的他的巍峨。你似面无表情的喊了一声 ,爷爷。那老人点点头,又接着说道,你爸妈来电话了,听到这句,你眉头有些动容,希冀的光又在眼眶里辗转。那老人微微叹了一声,又说,他们在回来的路上,说是要回来看看你。突然,不等老人说完,红扑扑的小脸已被激动占据,纯真再次在你的脸上停转。你迈着大大的步子,很是匆忙的往家里奔去,即使回到家中,可能依然没有爸妈的身影,但脚下仍不停,只是纯粹的拥有着那份期盼的心 情。 于是,就在那份期盼中,我仿佛看见她的笑在无声中暖暖的绽开,一瞬间,我似乎明白了她不是有着与我们不同的成熟,是那缕孤寂一直残存于她心中。任时光荏苒,许多孩子的成长都相比较幸福的我们更为艰辛,他们缺少的是那抹生命中不可缺的骄阳啊。 愿她的笑永似骄阳。

我走在回家的路上,听着小鸟那悦耳的歌声,看着嫩绿的小草向我点头,小花小草们向我问好,我抬起头望着蓝天和白云,蓝天就像大海,白云就是那朵朵浪花......我正想着,忽然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。我低头一看,是一块深蓝色的鹅卵石,我仔细一看,里面有几个小泡呢!看起来像一小片海洋,里面好像有一条线,连着一颗明珠,周围还有好多小珠子呢!我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,我便开始发挥我充分的想像力了,我想:这石头是从哪里冒出来的,会次会是海底的石头,如果这是海底的石头,难道原来这里是一片海洋吗?一连串的问题从我的小脑瓜里冒出来。过了很久,我才想起来我还没回家呢!于是,我小心翼翼地用双手紧紧地握着它慢慢走回了家。回到家,这块宝石被我好好的收藏在我的衣柜里了。

他要求严厉却又和蔼可亲。我的爸爸对待同事,上班时必须严肃认真,按他的话说:在其位,谋其职;工作之余却又十分团结活泼,他是同事们的好朋友,打牌下棋,喝茶饮酒,他都乐意与同事们一起分享。他对我的要求更十分严厉。记得有一次,我的回家作业是抄生字,我龙飞凤舞地写完后,把本子一扔,就去院子里玩去了。爸爸下班回来,进门第一件事就是要检查我的作业,我心里十分紧张和害怕,无可奈何地把作业本递给爸爸。爸爸接过作业本认真检查起来,我站在一旁大气不敢喘一口,心里七上八下。可爸爸看完作业并没有骂我,而是严厉地对我说:做事要认真主动,有始有终,要记住‘黑发不知勤学早,白首方悔读书迟’。听了爸爸的话,我羞愧地低下了头。晚上,我把作业工工整整地重做了一遍。爸爸看了高兴地说这才是好孩子!。第二天,老师检查作业完成情况,全班只有少数人过关,我自然是其中的一个,我暗自庆幸,却又感到惭愧。




(责任编辑:甲美君)

相关专题